????褚云攀抱着叶棠采往屋里走,一路垂头低声跟叶棠采说着什么。

????秋桔跟在后面,看着夫妻二人怔怔的。

????心一阵阵的难受和膈应。

????明知道下雪了,惠然都说让撑伞了,她偏偏不撑。让戴上兜帽,她也不戴。

????明知三爷已经回家了,便故意在三爷跟前,弄得好像很可怜的样子。

????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怜的,不过是下小雪而已,走了一小段路而已,头上沾上几片雪,便让抱着……自己不长腿吗?

????想着,秋桔的心酸溜溜的,难受得不得了。眼前已经走上了台阶的夫妻二人,瞧在秋桔眼里,只觉得刺眼得紧。

????心里五味翻杂,什么时候,她也能这样被他抱着进屋?

????屋子里有火墙,走进去便是一室温暖。

????褚云攀把叶棠采放榻上,又把她的斗篷脱了下去,搭在一旁的屏风上,又要扯她里面的褙子。

????叶棠采连忙按住他放在自己领口的手,明艳的眸子瞪他:“里面一点也没有湿,不用换啦,这本来就是家居服。”

????褚云攀轻笑,一把将她抱起,放到膝上,搂着就是不愿放手:“就是想抱抱你而已。”

????褚云攀旱了这么久,小别胜新婚,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她在一起。但她却好像不太想跟他亲密一般,这让褚云攀心里空落落的。

????这个时候乔嬷嬷走了进来,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雕红漆九攒食盒。

????惠然连忙走了出去,秋桔一愣,她也不想看见叶棠采和褚云攀黏黏糊糊的在一起了,连忙跟着惠然走到了小厅。

????惠然掀开食盒盖子,和秋桔一起把里面的饭菜一一布在桌子上。

????“咱们吃饭吧。”叶棠采在起居间闻到饭菜香,便说。

????“好。”褚云攀也饿得肚子咕咕叫。

????夫妻二人这才走到小饭厅,在楠木圆桌旁坐下。

????桌上已经摆满了菜,共十菜一汤。

????褚云攀看着,便笑道:“用不着做这么多菜。”柔柔地看着叶棠采。

????秋桔笑道:“三爷在外奔波,终于回家了,自然要做好吃的给三爷补一补。”

????秋桔见他看叶棠采,心下有些委屈。他是误会所有都是叶棠采准备的?

????她可一清二楚,得知三爷要回家,叶棠采只让乔嬷嬷准备吃食,一点心思都没花。

????这一桌的菜,都是她到厨房一一看过,跟据着褚云攀的爱好改过的。

????想着就把茯苓甲鱼汤推褚云攀面前,笑道:“这甲鱼汤最滋补了,我还特意让人多放芡实呢。”

????叶棠采闻着这味,胃里泛酸儿,点头:“三爷多吃。”这汤的确对男人好,褚云攀平时也爱喝。

????以前褚云攀什么都不是的时候,叶棠采天天让庆儿到外头陈贵楼打饭回来,褚云攀爱吃什么,叶棠采哪能不知道的。

????后来独自开府,叶棠采把褚云攀口味都告诉乔嬷嬷。乔嬷嬷也是个能耐的,把夫妻二人口味摸个一清二楚。

????她现在怀孕了,口味有所变化,就怕影响自己想法了,所以没有亲点今晚的菜,觉得交给乔嬷嬷最稳妥。

????“这盐酱鸭子,三爷也爱吃。”秋桔说。褚云攀的口味,她也是默默记心里的。“我让人多放沙茶酱。”暗指这是她花的心思。

????想着,又瞟了叶棠采一眼,生怕叶棠采说她对褚云攀心思重,便笑道:“也不能只顾三爷口味,这里也有三奶奶爱吃的,罐儿野鸡、清蒸江瑶柱鲈鱼,酸菜烩鹅、清水肉丝白菜。”

????叶棠采墨眉轻扬,用筷子挑起一条白菜丝儿放到碗里,回头对褚云攀道:“三爷,咱们快吃。”

????“好。”褚云攀点头。

????一旁的乔嬷嬷脸黑了黑。

????今晚的膳食交到她手里,她当然知道褚云攀的口味,也知道叶棠采最近的口味变化。所以她准备好的菜谱都是附合着两个的口味,就是有些清淡,但却是荤素相宜,清淡,却不会让人觉得寡淡。

????秋桔进来一改,把几个清淡的肉菜的口味都改重了,都是冲着褚云攀的口味去。虽然野鸡和白菜叶棠采最近也吃,但眼前那甲鱼汤的味太重了,薰得叶棠采没有食欲。。

????等一顿饭下来,褚云攀每个菜都吃了,叶棠采却吃光一盘清水白菜。

????褚云攀看着,便是一怔:“棠儿不多吃点?”

????叶棠采抚了抚肚子:“饱了。”

????褚云攀只见她面前一盘清水白菜被她吃光了,“就吃这个,不行哦。”夹了块鱼肉给她,“吃点吧?”

????叶棠采捂着胸口,有点想干呕。

????褚云攀一惊:“棠儿,你怎么了?”又回头扫了秋桔和惠然一眼:“怎么准备的菜式?”

????乔嬷嬷道:“我本来定好菜了,秋桔又走过来改了菜单儿。”

????秋桔小脸一僵,这几天也吃的,今天就这么矫情?小脸铁青:“这几天都吃的!今儿个……不知怎么口味变了……三奶奶……”一脸委屈。

????叶棠采瞥了瞥褚云攀面前的甲鱼汤,淡淡道:“平时都爱吃,今天不知怎的,怀孕口味总在变。”

????褚云攀在外辛苦,回家来难得吃得好又合胃口。总不能说他吃的东西薰到她了,这不是扫他的兴,让他吃都吃不安心。

????“后面还有燕窝粥。”惠然道。

????“先温着,晚些吃。”叶棠采点头。

????“现在一天要吃几顿?”褚云攀见还是挺有食欲的,便问。

????“好多……”叶棠采想了想,“一大早就吃,不到午时吃点,中午还吃……下午吃点……晚饭还吃……过会又吃……”说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????褚云攀扑哧一声,伸手捂住叶棠采的小脸:“都快吃成小猪了。”

????叶棠采小脸僵了僵,她难道胖了?但为了宝宝,先胖一会。

????“三爷!三奶奶。”外面小月笑嘻嘻地奔过来,“予阳和予翰来了,说三爷你好吝啬,三奶奶有喜了,你也不赏个钱。”

????褚云攀一怔,接着哈哈大笑:“我一回来就睡着了,都忘了这一桩,快让他们进来!还有,把家里人全都叫过来,一起赏!”

????“是。”小月答应一声,便转身出去了。

????惠然笑道:“咱们早就准备好了,碎银子一堆的,装银子的荷包也好了,就是要问三爷,打算赏多少好?”

????褚云攀心情好,笑道:“八两吧!”

????一直站在后面的青柳和梅花等人倒抽一口气,青柳结结巴巴道:“全都八两?”

????“是。”褚云攀毫不在意地点头,只看着叶棠采笑,“我们的孩子,自然是贵重的。”

????叶棠采听着这话一怔,心里又酸又甜。

????青柳和梅花等人喜得脸上都溢不住的笑,八两啊!三爷好大方!

????可知道,别人家遇喜事儿,多的是赏一个月的月钱。有些下等的小丫鬟和婆子,也不过是几百钱一个月,也就赏几百钱。有脸面的管事嬷嬷,月钱二两,便赏二两。

????现在,褚云攀居然不分高低,一摔八两!有些月钱小的,那都顶一年的钱银了。

????这时小丫鬟捧着水和毛巾,夫妻二人净了手,漱了口。

????等收拾好了,外头便闹哄哄,家里所有下人全都到了。

????褚云攀听得外面热闹一片,也极为开心,回头对叶棠采一笑:“走吧。”拉着叶棠采的小手站起来。

????惠然已经进起居间拿出叶棠采的斗篷,褚云攀接过,亲自帮她系上,牵着她的手走出屋子。

????夫妻二人犹如一对碧人一般,站到屋前的台矶上,往下一望,便见乔嬷嬷带着两个管事,并予阳和予翰站在最前面,后面是便是小全等护卫,最后面家里所有的下人。

????乔嬷嬷和予翰等笑着跪下说:“恭喜三爷,恭喜三奶奶添丁发财,三年抱两。”

????这不过是场面的祝福话,以前说着也就说着。但今天听在耳时,却觉得那无比的衷心一样,褚云攀轻轻一笑,三年抱两啊……还不错!他再努力点!但棠儿太辛苦了。还是先生一个,隔两年再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