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你,你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?那可是排名第一的剑宗和排名第七的丹门啊,如果就这么被灭掉的话,整个天武世界的格局都会改变的。”狂圣狼主只觉得白起做出这样的决定,是不是太冒险了一些。

????如果真的把剑宗与丹门给灭掉,以后天武世界的格局都要被改变,这对于其他势力而言,无异于是一场震荡,将会引来整个天武世界的不安稳。

????“我就是要让天武世界的格局改一改,数千年的格局了,早就应该改动一下了。”

????“什么三霸,什么十大势力,什么中央帝国,都应该让他成为历史。”白起摇了摇头,在这件事情之上,他的心思很决然,也很坚定。

????既然要灭掉,那就灭的干干净净,绝对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余孽。

????白起也在做着和宇宙神组织当年同样的事情,白起也很明白,被迫害的两大势力,就如同两千年前的白家一般,但人生就是如此,永远都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利益,而不会换位思考。

????某种程度来说,没有绝对的错与对,一切都是按照实力说话。

????当年宇宙神组织灭掉白家,也是按照实力说话,现在自己要灭掉两强,又何尝不是按照实力说话那?

????“你自己有决定就好,反正与我奔狼族无关,我们奔狼族是天武世界的唯一妖族大势力,和你们人族势力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狂圣狼主纵然心里有些惊骇,可他也并不着急。

????所谓与己无关,高高挂起,白起并不会针对奔狼族,这就足够。

????“很久没和你下过棋了,玩两局?”狂圣狼主换了话题,不提及这件比较有压抑气氛的话题,而是和白起下棋。

????白起自无不可,于是两个人坐在殿内的棋盘两侧,开始博弈。

????这一玩就是大半天,到了下午的时候,白起赢了三局,狂圣狼主则是赢了四局。

????“哈哈,你小子输了吧?哈哈。”狂圣狼主赢了最后的一局,就以四比三的成绩,赢了白起,自然高兴。

????无法在战斗之上赢了白起,至少在棋技之上赢了也足够。

????“主公,刚才手下通知我,有三个势力的首领已经来了,分别是萧瑟家族的族长萧瑟罗刹,罗泰族的族长罗飞烟,还有雷门的门主雷震子。”

????就在白起与狂圣狼主下棋结束只是,郑秋从门口走了进来,步伐加快急促,来到白起面前便沉声汇报着,脸色变的更加的郑重。

????“请他们进来吧,另外让下人泡茶。”白起冲着郑秋点头一笑,然后吩咐一句。

????狂圣狼主坐在白起的身旁,开始仔细的打量着如今的白起,无不透着一种霸主级别的自信与淡然,这种自信来源于实力,也来源于眼界的提高。

????看来白起这一次离开,必然是长了很多见识,宇宙的格局,白起应该是明白了,所以才会下如此狠手,整顿天武世界了。

????天武世界虽大,但在整个宇宙之上,连个尘埃都算不上,实在是太渺小了。

????如此而言,对于天武世界的格局,白起也自然不会太过看重,也只有不太看重天武世界格局的白起,才能如此淡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????“主公,三位首领来了。”郑秋再一次从殿外走进来,而他身后已经跟着三个穿着各色服饰的势力之主们,其中一个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是雷震子,一个灰袍老者是白起的岳父萧瑟罗刹,还有一个红裙女主,自然是罗飞烟。

????三个人进来之后,看到了白起身旁的狂圣狼主早就来了,也都心思澄明,看来奔狼族已经早就做好选择了。

????“见过白国主。”雷震子与罗飞烟皆是抱起拳头,异口同声的朝着白起喊了一声,算是见礼示意。

????白起急忙起身,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笑道:“两位不远万里而来,快请坐吧,我已经让人泡好热茶,我们坐下聊。”

????“岳父,您也坐吧。”白起又看了眼萧瑟罗刹,对他笑了一下,指着一旁大殿的座椅。

????萧瑟罗刹看着他眼前的白起,不过是两个月的光景,却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,以前的白起虽然气势吓人,可也没有达到今天这种程度。

????他就是很平常的看了一下白起,都感觉白起浑身的气场,随时都能够将他杀掉,而且是瞬间秒杀。

????萧瑟罗刹不禁想到了当初他把白起杀掉的时候,那个时候白起哪里还有资格与他对战?后来的白起也才勉强与他打成平手。

????哪怕是白起在中央帝国的那一次,遇到宇宙神组织的几个强者,他也仅仅是拥有自保之力罢了,最后不得不燃烧血脉,换来的生存机会。

????如果现在的白起,穿越回去当日的话,只怕根本不需要燃烧血脉,就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吧?那么姚非也不可能这么痛快的逃走到宇宙之上,了无音讯。

????“十二小时通牒,你还真是狂啊。”萧瑟罗刹坐下椅子上后,便沉着脸色,看着白起喝了一声。

????当他看到那封信的时候,肺子险些气炸了,什么叫做来不来随你?什么叫做过期不候?什么叫做不要后悔?

????而且只限制于十二个小时,难不成十二个小时过去之后,他们萧瑟家族不派人来的话,就要被覆灭了吗?

????他本来真的不想去了,但他也不傻,想清楚问题的关键后,他就知道白起并非针对他,也不是针对萧瑟家族,而是针对其他几个与白国有嫌隙和仇怨的势力。

????但他此时此刻为何要把这事说出来,原因也很简单,把事情说出来,这样可以让罗飞烟与雷震子的心情好受一些,毕竟他们也都是被这十二小时通牒的这封信给叫来的。

????他们虽然乖乖的来了这里,可毕竟脸面之上还有些过不去,如果他这个做白起岳父的萧瑟罗刹,都收到这种威胁了。

????对于罗飞烟与雷震子而言,也就能够接受白起的这种威胁了,毕竟你岳父都受到你的威胁了,又何况我们?

????说白了,都是畏惧白国的势力,畏惧白起的实力,才会来的这般痛快。

????至少罗飞烟与雷震子都是这般想的,为了换取各自势力的相安无事与和平,他们愿意走这一次。

????以前他们就打不过白起,势力也不如白国了,更别说现在了,还是乖乖的听话最好。

????白起见岳父劈头盖脸的说了自己一顿之后,也不生气,反而还要和萧瑟罗刹把这个戏演下去。

????“岳父,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你也知道白国前段时间的风波,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,转移国内的注意力。”

????“如果有什么冒犯的,还请岳父多多见谅吧。”白起说完这话,抱着拳头给萧瑟罗刹道歉。

????萧瑟罗刹看了眼白起,心里很是满意白起的睿智,这么快就懂他的意思,不愧是白起啊。

????“你不必和我道歉,你和罗族长以及雷门主道歉吧,他们为了给你面子,也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。”

????萧瑟罗刹还是非常会说话的,将两个人畏惧白起的实力,变成给白起的面子,避免两个人的尴尬。

????“二位,真是对不住了,为了这一次能够聚齐十大势力之主,我不得不用此手段,还请见谅。”白起按照萧瑟罗刹的意思,给两个人道歉。

????罗飞烟与雷震子,此刻心里面的唯一的一点不甘心,也都消失的差不多了。

????白起都已经这样道歉了,他们若还是端着架子的话,那可真就是给脸不要脸了,说句实话,白起就算是不给他们道歉,他们又敢说半个不字吗?

????道歉就是给他们面子,不道歉又如何?

????“哪里哪里,我们也是很想来拜会一下白国主而已。”

????“对的,我们只是想来白国看一看,看一看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帮的。”

????雷震子与罗飞烟急忙往回找补,生怕白起真的动怒。

????萧瑟罗刹见他们真的是害怕白起,害怕到了一定程度,竟然连白起的道歉都不敢接受了。

????“新鲜的富龙茶,大家品尝一下。”

????正在大殿氛围有些沉闷冷下来的时候,两个手下端着茶壶与茶杯走了进来,白起见此便笑出声来,接过茶壶与茶杯,放在茶几之上。

????“好香的茶啊。”罗飞烟用鼻子吸了一下,便忍不住赞赏连连,她最喜欢喝的就是茶了,每天都要喝几杯。

????“四位,请喝茶。”白起亲手倒了五杯茶,将其中四杯递给了自家岳父,狂圣狼主,雷震子与罗飞烟。

????“主公,主公,好消息啊。”

????白起刚举起茶杯,要品一品的时候,郑秋又跑了进来,隔了大半日的他,再度进来了,脸上却不再是凝重之色,反而是激动与兴奋。

????明显是有好消息要说了,白起则放下茶杯,等着他汇报。

????“主公,这…”郑秋脸上的喜色消退几分,望着周围的几个势力之主,犹豫一下要不要当着他们的面说。

????“说吧,这里没外人。”白起点了点头,让郑秋继续说下去。

????“主公,您派出的两个队伍都完成了任务,剑宗的宗主剑王朝战死,剑宗十大亚琼级别强者魂飞魄散,剑宗的高层无一幸免,剑宗的其他弟子全部冲散,剑宗覆灭了!”

????“另外丹门的门主丹轻飏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直痴痴呆呆的,管事的是他父亲丹随风,但丹随风也被我们给杀掉了,至此两强覆灭!”

????“噗!咳咳咳…”

????正在喝茶的雷震子听到这话,直接呛了出来,然后拼命的咳嗽,似乎要将肺子都咳出来一般,但白起很清楚,他不是呛到了,而是吓到了。

????不仅仅是他,哪怕是有预感的狂圣狼主,真的听到这样事情发生,也是脸色苍白一分。

????至于罗飞烟与萧瑟罗刹,脸色更很是难看。

????十大势力之首的剑宗覆灭,十大势力的排名七的丹门覆灭!

????罪魁回首就是白起,而他们此刻就在白起这里喝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