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第七百七十一章:跨物种是没有好结果的

????秦羲禾衬度着。

????这事,越想越不对劲。

????第一次见到秦越的时候,黑炭以为他是秦灵镜,与他亲近得很。

????后来,秦越的毒能够解开,也跟黑炭威胁沈月离有很大关系。

????少年时,他们两个也算青梅竹马。

????就算秦越对黑炭有好感,也只是年少不懂事而已。

????现如今他已经长成大人了,还将小时候的事当真?

????黑炭的本体,是一只又黑又凶猛的野兽,秦越也是见过的,那小子,口味这么独特的么?

????马车拐过小巷子,兜兜转转走了许久,终于在一处幽静的宅子跟前停下来。

????秦羲禾下车,叩门。

????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年过六十的老人,老人佝偻着背,头发花白,偏偏一双眼睛清澈无比。

????“老人家,你好,我找秦越。”秦羲禾说。

????老头没有言语,只是侧身让出空隙。

????秦羲禾进到院子里来,这院子的布置相当简单,也相当有情调。

????沿着青石板的小路走了许久,终于,终于看到了鲜花深处的房屋。

????“姑姑。”秦越看到他们出现的时候,显然一惊。

????“哟,好久不见。”秦羲禾打了个招呼。

????千千则一下子扑上去,“哥哥,你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大了?”

????秦越哭笑不得,“你们离开的时候,我就是这么高,就是胖了一点而已。”

????“姑姑,你们,终于回来了。”他嗓子紧了紧,“这十年,你们可还好?”

????“好。”秦羲禾有些感慨。

????早先觉得秦越跟二哥极像。

????待他长大后,那气度,容貌,甚至说话方式,都很像二哥。

????“我这次来,是想看看你父亲。”秦羲禾说,“我听包子说,大哥情况不太好?”

????秦越叹了口气,“是不太好,怕是熬不过几天了。你们跟我来吧。”

????他抄着手在前头带路。

????千千本就特别喜欢他,小手拽着他的袖子,欣喜得不行。

????“哥哥看到我跟小奶包这么小,为什么不惊讶?”她歪着头,“按照正常来算,我应该成为十七岁的大姑娘了,可还是七岁的模样,哥哥一点都不惊讶,人家少了好多乐趣。”

????秦越轻笑,“可可已经告诉我了。我当时也很惊讶,惊讶过了之后就不惊讶了。”

????“可可?”千千想了好久,才想起来,黑炭的名字叫燕可。

????平常只称呼它为黑炭,竟忘了它的真实姓名。

????“可可讲述了你们所遇见的事情,我虽然很惊讶,但,我相信它。”秦越说这句话的时候,眉梢轻轻挑起,眉宇间带着笑意。

????秦羲禾想起包子说过的话,额角抽搐。

????秦越这小子,真的对黑炭……

????有意思?

????“那个,秦越,跨物种的恋爱是没有好结果的。”她说,“黑炭是燕风兽,是神兽,不是人。”

????“你们……还是趁早放弃吧。”

????秦越微微一愣,随即笑出声来,“姑姑,你在说什么呢?”

????秦羲禾在思考,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接受黑炭是燕风兽的设定。

????该用什么比较好的方法让秦越放弃黑炭,寻找真爱。

????“姑姑,我跟可可是朋友。”秦越很是无奈,“什么跨物种的恋爱,你从哪里听说的?这也太扯了些。”

????“那你为什么还不娶亲?”秦羲禾说,“你年纪也不小了。”

????秦越无奈地摇头,“我不成亲,是因为没遇见合适的姑娘。再加上父亲病重,我也没了心思,便将这件事搁置了。”

????“前些年,你们和黑炭突然失踪,父亲病重,母亲去世,我实在心力交瘁,也不太想成亲的事,这才耽搁下来。况且,我年纪也不大。”

????秦羲禾一愣,“你母亲……”

????“五年前去世了。”秦越说,“姑姑你别伤心,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,后来经过沈月离先生的调理好了一些,但,还是亏了根本,本就活不长。”

????“她能自由生活八年,已经很开心了。”

????秦羲禾有些唏嘘。

????他们不在的这十年里,果真发生了很多事。

????尤其是秦越一家。

????“姑姑,我有分寸。”秦越说,“我跟可可是朋友,是很好的朋友。”

????“到了。”他推开门。

????屋子里满是草药的味道。

????一个干枯老人正躺在床上,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????“大哥。”秦羲禾快走两步,看着干枯的秦灵霄,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来。

????在她的印象里,大哥还是人高马大,威风凛凛,身手不凡的样子。

????突然之间变成了风烛残年,油灯枯尽的枯槁老人,这等差距,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????“大哥。”

????“你睁开眼看看我。”

????“我是羲禾。”

????不管秦羲禾如何呼唤,病床上的人都没有反应。

????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,她甚至以为……

????“没用的。”秦越说,“父亲已经听不见了。他耳聋眼花,听不到,看不见,偶尔会清醒过来。”

????“他,怕是没几日了。”

????秦羲禾的心情无比沉重。

????秦灵霄这才多大年纪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????“可请沈月离来看过了?”她问。

????“看过了,沈先生也没有办法。”秦越说,“父亲应该是得了绝症。可怜他戎马一生,到最后……”

????他的眼睛微微湿润。

????就算年少时候对父亲恨意颇多,也不忍心看他变成这样。

????“我已经准备了棺材。”他吸了吸鼻子,用力抬起头,轻笑,“姑姑,你别担心,我已经长大了。”

????“秦毅秦烈他们也都长大,我们,没事的。”

????“哥哥,我觉得大舅舅不对劲。”千千有模有样地把脉,小脸皱在一起,“这脉象,不像是绝症,倒像是……”

????“像是……”

????她歪着头,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什么话来。

????“千千,沈月离没能诊断出来的病情,你就放弃吧?毕竟你学医时间太短。”秦羲禾说,“时辰不早了,我们也该回家了。”

????“娘亲,你不信我。”千千撅着嘴,“我能感觉到。我能感觉到舅舅的生命正在被什么东西慢慢吸走。”

????“就像……就像一个大池塘。舅舅是大池塘,本来里面的水是满的,但,有人吸走了里面的水,大池塘越来越干涸。”

????“对,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千千攥着小拳头,“我在给大舅舅把脉的时候,能清晰地感觉到池塘里的水往外流。如果把池塘水比喻成生命源泉,是不是就很好理解了?”

????秦羲禾下意识地看向夙央。

????夙央显然也很震惊,“你可知道这生命能量流向什么地方?”

????千千摇头,“我只能感觉到生命流逝,却找不到方向。”

????“包子。”秦羲禾脸色大变。

????沈月离无法查出的病症,千千却查了出来,这不科学。

????沈月离那种人,不会轻易撒谎,更不会拿病人开玩笑。

????唯一能够解释的是,千千被香夫人授予了鬼医圣手的能力,能够察觉到普通医者察觉不到的问题。

????秦灵霄,极有可能跟涉风一样,中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邪术。

????“包子。”秦羲禾又喊了一声,包子一脸不情愿地从外面走进来。

????“主人。”它耸拉着耳朵,“人家不喜欢这个地方,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。”

????“你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地方?”秦羲禾问。

????“因为大叔要死了啊。”包子说,“味道特别特别难闻,我不喜欢那种味道,只是待在这里就特别不舒服。”

????“你仔细闻一闻,大哥身上有没有邪术的影子。”秦羲禾脸色严肃,“包子,请务必闻一闻。”

????“没有。”包子摆着爪子。

????“没有?”

????“就是没有。”包子说,“如果有邪术,我一定能闻出来的。大叔身上就是特别臭,特别难闻,是死人的味道,没有邪术的味道。”

????秦羲禾刚刚升起的希望又被浇灭。

????她叹了口气,“大概是我想多了吧。”

????“没错,就是想多了。”包子点着头,“咱们回去吧,我在这里就特别不舒服,一刻都不想停留。”

????“以前你遇见快死的人,只是抱怨不好吃而已。为什么独独对大哥那么抵触?”秦羲禾问。

????包子歪着头想了想,“人家也不知道。普通人快死的时候,就会有一股死气,也不新鲜了,一般不会特别臭。但,大叔给我的感觉,怎么说呢?”

????“就是我一靠近就像跌进了泥沼里,黏黏糊糊的,特别不舒服。好生讨厌的感觉。”

????“包子,请你务必寻找出源头来。”秦羲禾说,“我觉得,大哥不是得了绝症那么简单。”

????大哥变成这样,涉风被一个女人迷惑。

????还有溢清寒的小女儿被夺走灵魂。

????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,她总觉得,冥冥之中有些联系。

????只是她还没找到共同点而已。

????“这怎么找啊?”包子脸发苦,“主人,真的没有邪术的味道,如果有,我肯定能发现的。”

????秦羲禾蹙眉。

????包子不会撒谎,它说没有,肯定是没有。

????可,不是邪术,大哥的生命能量会去什么地方?

????这不科学。

????“千千,你有没有别的头绪?”秦羲禾问。

????千千在用力思考。

????“哥哥,娘亲,我想看看大舅舅的丹田穴可以么?”

????秦越将被子掀开。

????丹田穴上,有一个小小的印记,印记很不明显,若是不仔细看,是看不出来的。

????尤其是秦灵霄皮肤干瘪,遍身都是褶皱,更容易忽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