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这事,我去与他的双亲商量一番,若是他们也不反对,我再来找皇上。”

????“不必那么麻烦,”凤于天道,“朕已经派人去接他的父母了。如今他们二人,正在皇后的飞玉宫。”

????凤翼站了起来,“皇上,老臣去一趟飞玉宫。”

????凤翼赶到飞玉宫时,见李叔李婶真的在这里。

????琢玉起身给他行礼,“琢玉见过皇叔。”

????凤翼给他还礼,“老臣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????李叔李婶跪地给凤翼请安,凤翼在旁边坐下,道,“平身吧,你们也坐。”

????李叔李婶战战兢兢的坐下,不知所措的怵在那里。他们早就见过凤翼,也知道当年就是他带走了自己儿子,教他本事,给他荣耀。

????凤翼问琢玉,“娘娘可说了赐婚之事?”

????“本宫已经问过两位老人家,他们说没意见。”

????凤翼看着两人,“我是李千无的师父,一直将他视若己出,本来成亲的事,是需要千无自己点头答应的,但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重重的叹息一声,“千无做得太过份了,如果放任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????李叔站了起来,“老皇叔,这门亲事,我们举双手赞成,只是我怕……”

????“上次他联合南余太子,一同欺骗大周世子妃之事,你们一定听说过。这种事情追究起来,就带上了国仇家恨!也许你们不知道这个南余太子,他是世子妃的大仇人!与世子妃简直是不共戴天!”

????李叔一听,顿时吓得脸色惨白。

????李千无失踪之再再回来,性子就变得与以前大相径庭。

????只是没想到,会胆大至此。

????他怎么能够去害唏儿?那可是唏儿的大仇家,要是唏儿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死了之后,都没脸去地下见杨尘。

????他直接跪到地上,“此事,请老皇叔做主!千无要是难以教化,就请皇叔恩准草民带他回乡下养老!”

????琢玉皱眉。

????李千无的性子,带去乡下去有个屁用!还不是几天就得蹦跶出来,继续给风锦添麻烦!

????她不喜欢李千无,觉得他没脸没皮。

????凤翼站起来,亲手扶起李叔。

????“这事你们要是同意,我就去跟皇上说,让他赐婚。”

????李叔赶紧拱手,“如此,就拜托皇叔了。”

????凤翼走后,琢玉对着李叔李婶道,“倾竺郡主是风王唯一的女儿,很得皇上赏识。你们见到李千无的话,记得多劝劝他,唏儿已经嫁给了风锦,让他熄了不该有的心思!”

????“娘娘放心,草民回去后,定当好好教导他。”李叔唯唯诺诺的道。

????琢玉无心为难他们,让宫人送他们回去。

????凤翼回到御书房,对着凤于天道,“他的父母答应了,但是我心里总是不落地,李千无的性子……”

????“皇叔!”凤于天加重了语气,“皇家一直允许长河宫肆意发展,还给李千无那么大的权利,为的是什么,皇叔不知道吗?”仅凭他一个小小的御前行走,在朕面前,还没那么大的脸面!若是他娶了倾竺便罢,若是他冥顽不灵,食古不化,不能为朕所用,长河宫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

????凤翼一惊,“他的性子是该收敛一下了!”

????“朕不管他在何处,五日内,朕要他回来领旨。”凤于天道。

????凤翼想要说些什么,最后道,“我去下达命令!”

????大周京城。

????唐不渝在墨衣王府已经住了一个月,一直等不到墨衣王答应跟他回唐门。

????今日,他又来见墨衣王。

????“兄长,你什么时候,才能处理好府上的事情?”他问。

????墨衣王露出为难之色,“风锦如今去了唐门,府上不可没人主事,我在等我的另一个儿子回来!可是却迟迟联系不到他人,若是你有事,就先回去吧!”

????唐不渝无奈的道,“据我所知,兄长的这两个儿子,性格相差了十万八千里,你就没想过,会不会有一个抱错了?”

????墨衣王一脸不悦,“你这话是何意,本王的儿子岂会被人抱错?”

????他的两个王妃,都是在王府生产,生产当日府上又没有其他产妇,怎么能弄错?

????“那或者……”唐不渝说到一半,又憋了回去。他怕说完会惹恼墨衣王,不答应跟他走。那他这些日子,岂不是白等。

????“或者什么?”墨衣王道。

????“没什么。”唐不渝说完,便告辞出去。

????他走之后,墨衣王吩咐下人去叫姚琼花。姚琼花来得很快,一身杏花色衣裙,只看衣裳不看脸,还以为是二八芳华。

????“见过王爷,”她福身行礼,眼波流转,风情不限。

????墨衣王把眼移开,“毒扬到底去了哪里?他走之前,有没有跟你说过?”

????提起这事,姚琼花就一脸委屈。

????她也没想到风毒扬这么不争气,才刚放出来,就又玩起了失踪。她道,“王爷,妾身不知。”

????“你自己生的好儿子,你会不知?”墨衣王震怒。

????姚琼花不服气,抬起头与他对视。

????“王爷还来问我?要不是你一直偏心,把什么好东西都给了风锦,毒扬会这样吗?世子之位是风锦的,整个王府还是风锦的,他凭什么?难道就凭他是那个女人生的吗?”

????墨衣王气得脸色铁青,“凭什么?你还有脸来质问我?你看看毒扬,他为这个家,为这个王府做过什么吗?他有哪一点可以担得起这些重任!”

????姚琼花张张嘴,刚要继续反驳,便看到唐不渝从外面进来。

????她看了几眼唐不渝,又看向墨衣王,身子忽然一震,这两个人怎么长得这么像?

????唐不渝住了这么久,她也远远的看过几次,却从没近距离看过。

????她下意识的道,“你是谁?”

????“在下唐不渝,见过夫人。”唐不渝拱手。

????“什么夫人,我是墨衣王的王妃!”姚琼花不满的道。

????“是。”唐不渝嘴角带着浅笑。他说完,便看向墨衣王,“我家中还有事,就不多留了,若是你以后有时间了,就去唏园找赤焰。”

????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墨衣王站了起来,他在担心风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