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声音是鸡公嗓,还是特别难听的那种清唱。

????显得非常深情,但每个人都起来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????所有人不解的回头,看到了一个年纪大概在二十多岁的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????一手拿着话筒,另外一个手里还拖着一个箱子。

????长相非常普通,打扮有那么一丝时下兴起的非主流意味。

????就这么唱着,唱着,会场里面的人都惊呆了,包括音乐声也戛然而止

????一切都在这天外之音当中安静了下来。

????此男子看没有人说话,继续深情。

????一边走着,一边告白说:“我跟你从小青梅竹马,但你所不知道的是,这么多年过去了。"

????“我一直都在深深的爱着你。”

????“前天,我听同学说了你要结婚的消息,于是我从南方连夜坐火车到达了中海。”

????“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还不出现的话,我将永失我爱。”

????“菲菲,希望我来的时间不是很晚。”

????“我知道这场婚礼你并不是很满意,不过是为了男方的钱罢了,跟我走吧。”

????此话一出,现场的人都惊呆了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

????都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。

????旁边一个保安赶紧跑了过来:“兄弟,你不是说你是过来卖艺的吗?”

????男子一阵尴尬,没有搭理他。

????显然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混入的会场,若不然安保人员怎么可能会让他进来。

????胖子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郝旭,我他妈没有看错吧,这家伙来闹婚礼的?”

????“学电视里面的套路啊。”

????郝旭点了点头:“好像是。”

????“我去,就这歌们寒酸的样子,他拿什么来跟我们丁总来比。”

????人群中,很快有人反应了过来,尤其是郭菲的那几个少有的亲戚。

????自家菲菲有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,他们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人出来破坏。

????当然了,也有人认识这哥们。

????一个皮肤也黝黑的男人站了起来,走过来就怼道:“强子,你别跟我胡闹,分不清场合吗!”

????“赶紧给我出去!”

????台上的郭菲也着急了。

????生怕丁庆凡的误会,赶紧解释道:“这是我们老家的邻居,确实跟我一起长大的。”

????“但是他一直在南方工厂里面打工,我们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联系了。”

????“我跟他仅仅只是这个关系,其他根本扯不上。”

????丁庆凡笑着说:“我相信你。”

????郭菲心里这才安定了一点。

????围观那男子的人越来越多,还有丁登科。

????丁登科最为愤怒,瞪着这青年说:“孩子,你现在出去还来得及,我可以不报警,也可以不处置你。”

????“这是我儿子的大好日子,你最好还是别在这里闹事。”

????丁高华也愤怒的说:“马上给我出去,别逼我们你对动手动脚。”

????各种责骂声瞬间覆盖住了现场。

????青年似乎早就有了心里准备,继续说:“我知道我将要面临着什么。”

????“指责,谩骂,甚至是殴打,但我依然还来了。”

????‘因为我前面说过,如果我今天还不来的话,可能就是一辈子要失去你。“

????“菲菲,月亮代表我的心。”

????“我代表你吗个飞机!”身后一个酒店安保负责人火了。

????直接一招手,几个人拖着他就往外面走。

????他们安保人员紧张了几天几夜,终于等到了婚礼即将要结束的时刻。

????结果你好了,竟然通过了我们的安保防线,混了进来闹事。

????如果婚礼男主角是别人还好说,问题这是丁庆凡,这栋大楼的最大管理者。

????你这不是要害我们全部卷铺盖滚蛋吗。

????所以这些安保人员非常的强势,没给他任何在说话的机会。

????闹剧出现的很快,同样的也消失的很快。

????有些会场里面的人甚至都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。

????郭家的那几个亲戚开始跟丁家的亲朋好友解释了起来。

????没过十多分钟,婚礼流程继续走着。

????苏启他们只是把那家伙当做是一个笑话在看待罢了。

????婚礼流程走完,现场的亲朋好友们开始动筷子,举酒杯欢庆,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????这一天丁庆凡很喝了很多很多。

????拿着酒杯子一桌一桌的来,郭菲脸红着跟着他见着一个个的人。

????到了苏启他们这一桌子的时候,丁庆凡笑着说:“哥儿几个,咱们就不多说了,一杯干了吧。”

????胖子笑着说:“对,干了,我跟你也没有啥话好说的。”

????“不过我今天真高兴,就是想不明白,你这么一个浮夸富二代,竟然真走在了我前面结婚。”

????苏启笑着说:“胖子,注意点,今天是庆凡的婚礼。”

????“那有啥!”胖子不干了:“我婚礼上,你们也可以童言无忌。”

????“靠,死胖子,你又带我们节奏,你妹的童言无忌!”郝旭没好气的说。

????一桌子哈哈大笑。

????苏启望着两口子说:“真的很为你们开心,也希望你们早生贵子。”

????“来,干了吧,赶紧去招呼你别的亲戚,别在这里耽误时间。”

????丁庆凡笑了下,然后一饮而尽。

????几人同样一口干了,显得很是欢乐。

????坐下后,苏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的说:“胖子,刚刚那个在会场闹事的青年,我们是不是哪里见到过。”

????胖子抓了抓脑袋:“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啊。”

????郝旭他们也同样一头雾水的看着苏启。

????杨晶说:“亲爱的,是不是你在国外,或者某个地方见到过这个人。”

????“我也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。”

????“都不记得?”苏启疑惑的说:“那有可能是我多想了。”

????‘也有可能是某个地方见到过一个跟他长相有些熟悉的人。”

????“来,咱们喝酒。”

????几个人杯子最终碰在了一起,显然没有再把那青年给当做一回事。

????一直到两个多小时后,丁高华和常叔把苏启邀请到了酒店内的茶馆内。

????一坐下后,一杯清茶进入腹中,酒也醒了几分。

????苏启看着他们两个说:“二位,你们找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吗。”

????“你们又在非洲发现了什么事情。”

????“事情应该跟我有关吧。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