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可杀不可辱是吗?

????听到他的询问,那十几个门派的掌门的表情别提有多精彩的,纷纷将自己带来的礼物藏了起来。

????他们这次前来道歉,还是很有诚意的,准备的礼物也算得上珍贵。

????但是在见识过唐沐阳的壕无人性后,他们的礼物再也拿不出手了。

????“唐门主,我们这次来,是想向您赔礼道歉的。”一个身穿一身白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急忙开口。

????唐沐阳瞥了他一眼,“怎么称呼?”

????那中年男人急忙抱拳,“在下紫云宗宗主陈冠英。”

????唐沐阳,“原来是陈宗主,久仰久仰。只是我有一事不明,诸位为什么要向我赔礼道歉?”

????众掌门面面相觑,都知道对方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,却没有人敢露出一丝不满之色。

????陈冠英只好硬着头皮开口,“这……前几天熔岩族的人找到我们,逼迫我们一起出兵天道门,我们都是小门小派,根本不敢违逆他们。

????所以才一时糊涂,做出了愚蠢的决定……请唐门主和天道门诸位同道原谅。”

????雷曼向来是得理不饶人的主,这次天道门损失惨重,她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,当即冷哼一声,“原谅?这话你应该去跟我们那些战死的兄弟说,看看他们原不原谅你们。”

????那十几位掌门顿时尴尬无比,不知道如何作答。

????陈冠英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,“我知道诸位都在气头上,只是希望唐门主和诸位看在大家都是华夏同道的份上,原谅我们这次,我们一定痛改前非,绝不再犯。”

????其他人纷纷附和。

????仓田武蔵冷笑一声,“现在知道是华夏同道了?当初派人杀上天道门的时候,你们怎么没想到大家都是华夏同道?

????杀了我们的人,就像这么三言两语的揭过?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?”

????陈冠英,“那不知道我们怎么做,才能平息天道门的怒火?”

????仓田武蔵抱起胳膊,冷冷的看着他,“很简单,江湖规矩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。”

????听到他这话,那十几个门派掌门脸色同时剧变,纷纷回头看向唐沐阳。

????唐沐阳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似乎是默认了仓田武蔵的话。

????陈冠英顿时有些急了,“唐门主,冤家宜解不宜结,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,我们这次都准备了赔礼,还望笑纳。”

????说着,急忙将之前备好的礼物拿出来。

????其他人也都纷纷效仿。

????唐沐阳依旧惜字如金,还是仓田武蔵走了过来,“什么礼物,打开看看。”

????那十几个掌门无奈,只好将自己带来的礼盒打开。

????仓田武蔵蹲下身,从一个礼盒中拿起一株药材,笑笑,“这种垃圾你们也敢拿来糊弄我们?”

????说着,将药材扔在地上,然后又换到下个箱子,拿起一个流光溢彩的镯子,是一件中品法器。

????“垃圾,真当我们天道门是收破烂的?”

????“你们也太抠了吧?这种垃圾也拿得出手?”

????“这种烂货是从地摊买来的吧?你当我们没见过世面?”

????仓田武蔵一边翻看,一边将那些赔礼扔的满地都是。

????那些门派的掌门看到他的举动,心中都有些怒气。

????他们好歹都是一方诸侯,平时在各自门派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。

????如今竟然遭到这种羞辱,让他们如何甘心?

????陈冠英扭头看向唐沐阳,脸上带着一丝愠怒,“唐门主,我们诚心来道歉,凭什么遭到这种羞辱?”

????唐沐阳这才缓缓抬起头,“凭什么?就凭你们助纣为虐杀我天道门弟子,就凭你们现在站的地方是天道门,就凭我的实力比你们强,你们有意见吗?”

????众掌门顿时有些恼怒,其中一个黑袍老者迈步走出来,“士可杀不可辱,就算你唐沐阳实力再强,也不能这么羞辱人。”

????唐沐阳淡淡瞥了他一眼,“可杀不可辱是吗?”

????随即,一道精神力凝聚的利剑射出。

????那化劲后期的黑袍老者连哼都没哼一声,直接无声无息的倒地毙命。

????在场各派掌门脸色同时剧变,不敢置信的看着唐沐阳。

????他们好歹都是代表各自门派前来,没想到对方竟然真敢痛下杀手。

????唐沐阳目光缓缓扫过众人,“还有谁可杀不可辱?”

????众掌门在迎上他的目光时,纷纷低下了头。

????他们现在也看出来了,这位年纪轻轻的大宗师,根本不会在乎什么江湖规矩,一言不合就杀人,也不在乎什么后果。

????唐沐阳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神色,“虽然我门下弟子死伤惨重,让我非常心痛,但是人死不能复生,我就算杀光你们的人,也不能改变任何结果。

????所以你们尽管放心,我不会大开杀戒的。”

????众掌门闻言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????他们还真怕对方一怒之下,直接将他们的门派全部灭掉。

????以天道门现在的实力,的确有能轻易做到这一点。

????现在唐沐阳给出了承诺,顿时让他们安心不少。

????然而,随即就听到唐沐阳继续说道:“但是,我天道门这一次死伤惨重,你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是不是应该给点抚恤金,作为补偿?”

????听到他这话,众掌门彻底安心了。

????不就是赔点钱吗?

????对他们这些门派来说,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,都是小问题。

????陈冠英急忙开口,“这是应该的,只是……不知道给多少合适?”

????唐沐阳目光扫过众人,缓缓开口,“我天道门这次战死一百二十一人,你们就按照每人十亿赔偿吧。”

????刚刚放下心的众掌门再次傻眼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????每人十亿?

????这简直就是在明抢!

????陈冠英脸色也有些不好看,“唐门主,您是在开玩笑吧?”

????唐沐阳冷冷的看着他,“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嘛?”

????众掌门见状,顿时坐不住了,纷纷交头接耳起来。

????这个赔偿金额他们显然都接受不了。

????天道门战死一百二十一人,如果每人赔偿十亿,那可就是一千二百一十亿啊。

????平摊到他们头上,每个门派至少要出一百多亿。

????这简直就是在要他们的老命。

????他们都是小门小派,根本比不上天道门这种财大气粗的大门派。

????拿出个十亿八亿或许还可能,要他们拿出一百多亿,只怕是砸锅卖铁都拿不出来。

????陈冠英眉头微微一皱,“唐门主,不是我们故意跟您作对,而是这个价钱,我们根本拿不出来啊。”

????唐沐阳眼中闪过两道寒光,“是吗?”